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政文化

从信件传递到微信时代

发布日期:2019-07-17 18:04 [ ] 浏览次数:

       郭宗忠


  新中国70年,与我们家休戚相关的、感受最深的应该是从信件到微信时代的飞跃发展。日新月异的科技创新,使我们享受到生活的快捷与美好。

  父亲是1955年的第一批义务兵,当兵前读过两三年的夜校,也算高小学历,在当时属于“文化人”了。所以,当兵后,父亲除了给家里写信,还帮着给一些不识字的战友家里写信。当时,他们在福建前线当兵,常听人讲西方社会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现实生活,对于刚刚成立的新中国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幻。

  父亲写一封信,比拉练、紧急集合、跑十公里越野困难得多。有些话想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写清楚,遇到不会写的字就去问班长或者排长,表达的也仅仅是问候和报平安而已。

  一封信辗转到家,从福建连江的海岛边到山东新泰的农村老家,大致半月一个月是很正常的事,遇到水患等自然灾害,一封信半年才能到家,家里的牵挂可想而知。

  一路积压、潮湿、揉得皱皱巴巴的信件到家,也是历尽了沧桑。

  奶奶小心翼翼地剪开信封,铺平信件,却是一个字也不认得。大伯也不识字,奶奶只能踮着小脚去村部里找会计念给自己听。短短的几句话,念了一遍还继续让会计再念几遍,每一个字刻在心里了,才仿佛释然了一点苦苦的思念之情。然后,再请会计帮着写一封信,邮寄去部队,信件同样是一个不可预计时间的漫长旅程。

  父亲回乡后,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家里的堂哥们、姑姑家的表哥们陆续当兵,父亲承担起了为他们写信的任务。父亲经历了在外的思念家乡亲人的滋味,所以在报家里平安的同时,更是鼓励,鼓励孩子们在部队好好干,听党的话,尊重领导,团结同志。父亲常常引用报纸上的话,给了孩子们正确的引导,让他们放心家里,好好工作,做一个对部队建设有用的人。

  农活再忙,即使是抢收抢种的季节,父亲也会在夜半给我们回信。他和母亲知道,庄稼活耽误不起,孩子的信也耽误不得,一封信看似无足轻重,却影响着孩子们的成长进步。

  我曾经写过一篇《父亲来信》的文章,写到了父亲每次写信的过程,父亲写着信,母亲念叨着,生怕遗漏了要表达的内容。其情拳拳,其意切切,谆谆教诲都在这字里行间的温情与温暖里,让我们在遥远的千里之外,感受到一种父母亲关爱的幸福,更加树立必须努力、走正道的信念,不辜负部队的培养、父母亲的期望。

  父亲写过多少信?我已经无从考证具体数字。但是父亲写给我的信,到现在一封也没有遗失,整整齐齐地装满了几个专用包。虽然我从三十里堡机场到老虎屯机场,再考入长春空军航空大学,之后分配回老虎屯机场,然后部队合并到了四平机场,再后来调到于洪机场,直到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后来留在北京,这一次次军营军校的转入转出,这些信件经历了火车托运,汽车转运的多次“旅行”,却一直陪伴在我身边。这些信成了催我上进的一部正能量的人生“大书”,融进了我的生命里。

  前一段“文化中国”栏目摄制组访谈我,我谈到了一封封家信对我的人生进步发挥的作用。它是家风的传承,是励志的阶梯,是成长路上校正人生方向的标尺。

  当我遇到困难或者挫折时,父亲信札中谈到的“人一辈子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凭努力获取成功的,还有机遇等因素;人生中十件事,能有重要的两三件事,能够把握住机会,取得成功,就应该很好很知足了。”……这点点滴滴的教诲,烙印在了我的生命里,使我在挫折或者委屈面前,依然保持了阳光的心态与顽强的毅力。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老家谈了朋友,书信往来,成了我们之间鸿雁传书的情感寄托。期盼一封封信时的急切,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每次回家探亲,都是不确定的时间,战备任务,各种训练,探亲是按照部队的任务安排才能确定下来的。所以,有时候探亲报告打上去一个多月才批下来,有的半年以后才批下来,来信通知女友已经来不及,我会请假跑到西单的电报大楼发一封加急电报。当时记得是一个字一毛钱,大致的内容就是:“某月某日某时到某车站,请接。”一封封电报,如今也成了我的书签,夹在书本中,成了那时候一个阶段最发达的通信信息的见证。

  之后的九十年代中后期,有个别家里安装了电话,那时候的电话也是奢侈品,当时一般人的月工资二三百元,而电话的初装费至少两三千元,对于我们这些刚参加工作的人来说,安装电话就是一个梦想。

  1996年夏天,我考军艺后回老家休假,也在等着军艺录取与否的消息,我只能留下我们村里唯一一部、一个万元户姑姑家的电话号码。8月10日,当电话来时,他们赶紧找到我们家里,把我叫去,我又打回去电话,才得到了录取的消息。

  那个时候,一部BP机也两三千元,也是奢侈品;另外,你有了BP机,呼叫你,到哪里找电话也是个问题,后来城里有了电话亭才缓解了回电话的困难,但农村依然是不方便的。

  那时,大哥大成了一个人身份的证明,在公共场合打着大哥大吆喝着,成了最牛最帅的状态。

  进入二十一世纪初,家家户户几乎都安装了电话,也就可以经常和父母打电话了。随着年龄的增大,父亲戴上了老花镜,写信也看不清了,电话成了我与父母亲之间沟通的最好方式。在电话里聊聊天,也像面对面一样,父亲感慨日子越来越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几乎是每一个家庭的最简单的生活常态了。

  渐渐地,手机、视频电话、电脑的普及,与父母亲说话,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看着我们在千里之外的生活,家与远方仿佛没有了距离。

  正如我岳母说的:“现在的日子,就是神仙也没有这么好的生活。”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种新媒体高端通讯方式的开发利用、微信等生活的“微时代”更是日新月异地改变着人们的交流等生活方式。这些改变,让人们的联系方式更快捷更方便实惠更环保更健康了。

  那些遥远的书信时代,如今,只留在了遥远的记忆里。而通讯方式的改变,没有改变我们对于人生与社会的真情,而是更加深了我们对亲人、祖国的爱和感恩。 (郭宗忠,诗人、作家、书法家、心理咨询师。著有多部作品。)


来源:办公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