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政文化

射阳赋

发布日期:2019-08-15 18:06 [ ] 浏览次数:

       卞毓方


  盘古开辟鸿蒙的巨斧,只能遗留在——赤县之域。  

  精卫填海而成的滩涂,只能凸现在——东海之滨。  

  羿射九日的赫赫传奇袅袅余韵,只能钩沉索隐于——射阳之乡。  

  或曰:精卫“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的岁月,射阳还是腾波触天、高浪灌日的茫茫沧溟呢。  

  ——无碍,反正它在祖先的祖先的祖先的年代,就已从沧海演化为桑田。  

  或曰:后羿乃东夷力士,户口在今山东省境内。  

  ——无妨,须知此地古属淮夷,与东夷本是一族,后羿或后羿的裔孙迁居到这里,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或曰:是先有射阳湖,然后才有古射阳侯国、古射阳县,然后才有今射阳河、今射阳县。  

  ——哈哈,为万事万物取名,本来就是人的专利。在这项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命名大业上,古人有古人的寄托,今人有今人的热望。  

  或曰:明代吴承恩出生在淮安府山阳县,号射阳山人。彼射阳也,非此射阳,你看,这地方一马平川,甭说崇山巨岳,连像样的土丘也寻不出一个。  

  ——说到吴承恩,我首先想到他的大作《西游记》,《西游记》的主角孙悟空,出身在海外傲来国花果山。北邻连云港,有处苍梧山。李白赋诗“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苏轼赋诗“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现在完全落空,为啥?因为人家已更名为花果山,遥相呼应孙大圣的祖籍了。在吴承恩纯属向壁虚构,在连云港却成借水搭桥。  

  至于其号射阳山人,想来是据古射阳县之典。而今人,考古不必泥古,大可借用他在《西游记》中挥洒自如的想象,径直凭“射阳”之名,与后羿老祖的信息库联网。于词,属同义互训。于术,属今古链接。  

  射,乃引弓搭箭。阳,乃杲杲红日。让我们把后羿射日的神话再简要温习一遍,综合《山海经》《书?尧典》《淮南子》等古籍:远古时代,东海里有一株大树,叫扶桑,树上栖息着十个太阳,每天轮流升空,照耀大地。忽然有一天,十个太阳一反常规,集体升上苍穹,这下糟了!果木、禾苗瞬间枯萎,江河、湖海热浪袭人,空气烫得仿佛打个喷嚏就能起火。天帝大惊,急派神箭手后羿出面整顿秩序。后羿向诸日喊话,奉劝它们遵循天道,仍像从前那样轮流当值。奈何诸日拒听,反而得意忘形地狞笑,气焰嚣张,播火更烈。后羿遂取下肩挎的神弓,照空射出九箭,九轮红日应声下坠。他戟指剩下的那一轮,兀自瑟瑟发抖的那一轮日头,喝令其循规蹈矩,恪尽职守,不得再调皮捣蛋。这样,红尘又恢复了安宁熙乐。  

  后羿为万民万物除暴,值不值得纪念?当然值得。由谁来纪念?责无旁贷者,射阳也!神话企盼的不是刻舟求剑的考据,而是帮其理顺头绪,建立谱系,落实户籍。正像有巢氏需要一泓巢湖,燧人氏需要一座燧皇陵,伏羲需要年年上演的公祭大典,女娲需要形形色色的故里、故园、故城,后羿也需要一处名正言顺而又顺理成章的乡梓,化虚为实,托胎显影,定位归根。是以,射阳当仁不让,在通衢大道耸起一座地标性建筑——中华后羿坛,以及与之配套的景点——后羿公园、太阳城、日月岛,让后羿的魂魄有所依归,传奇有所赓续。神话源于先民战天斗地、征服自然的憧憬;寻根正名,展示的是今人继往开来、勇于开拓的豪迈。  

  文革年间,红卫兵小将懵懂,认为太阳是伟大领袖的象征,“射阳”县名犯忌,要改!问题提交到国务院,周恩来总理一语定音,他说:“阳光四射,很好嘛!”射阳得此褒赞,从此正大光明,傲立海疆。  

  其实,射,不仅作射箭、射击解,按古义,又喻谋求、逐取,例如成语就有邀名射利。如是乎,射阳,亦可理解为心向太阳——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古有羿射九日、解民倒悬的神话,今有阳光四射、温暖万物的祝福。斯地也,而有斯典斯风斯水。《山海经》等古籍的记述,只是洪荒时代的口口相传,毕竟,后羿仰天怒射的那一刻,绘画仅及涂鸦,文字尚未萌芽,摄影、录音、录像更要待万年后才姗姗登场。今人循名溯源,勒石雕像,诚然是沾了后羿的光;而后羿的神话得以坐实,远古的风云得以回放,自然也是沾了射阳的光。我今天来到射阳,徜徉在当地名人馆,忆往昔诸神演义,人猿揖别,看今朝群英辈出,天马行地,先民初心是炎黄梦的预演,今人初心是中国梦的彩排,左顾龙骧,右视虎跃,抚古今其瞬息,纳须弥于芥子……纵浪大化而穷神知化,潜移默化,身心也自博大飒亮起来。  


  (卞毓方,1944年生于江苏。毕业于北京大学东语系日语专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新闻系专业。社会活动家,教授,作家。长期从事新闻工作,文学硕士。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5年以来致力于散文创作,有多部作品出版。)


来源:办公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