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政文化

读出一片茶的轨迹

发布日期:2020-08-17 09:23 [ ] 浏览次数:

       李瑶,供职湖南省财政厅机关党委。

       远方的朋友寄来了几本与茶叶相关的书,于是边喝边看边等待疫情缓解。这本小书叫《茶叶江山》,并非名家著作,是两位青年作者周重林、李乐骏写的,书的副标题是“我们的味道、家国与生活”,内容是两位作者沿“万里茶道”探访茶园、茶产地的见闻、资料和小故事。

  所以读这本书的收获比较直接,可以丰富茶文化、茶知识,特别之处呢,或者说我比较喜欢这本书的原因,是他们由细微的生活必需品切入,用茶历史和茶地理两个坐标,探索了一次茶的宏大叙事,试图写出植物、社会生活方式、文化、国家乃至文明亘古绵延的关系。

  局限之处呢,因为两位作者都在云南工作,所以他们笔下的茶,所涉及的地域有限,主要在西南、西北两地,集中记述云、藏等民族地区的茶生产、贸易和消费,而对湖南、福建等其他重点茶产地涉及不多。茶品种也比较单一,主要关注普洱茶,对绿茶等其他品种着墨少。可即便如此,可观之处还是不少,因为中国茶以一个整体,共同反映着时代的迁移。

  书中反复提到的“万里茶道”,正是前两年火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项目。湖南段,也是其中的重头戏,自古华中之地多水陆茶道,从梅山经洞庭到长江、西上昆仑、东出重洋,湖南绿茶、黑茶、黄茶、红茶各有精品,古今闻名。万里茶道同于丝绸之路、瓷器之路,是中华物产与外域的交流之路,通商通文,皆为“一带一路”的源流。于是不免想,湖南的茶多茶好,绿茶甚至一县一品,也该有一些类似的书来记述湖湘茶。湖湘自古“猪粮安天下”,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粮也有安邦之用。“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茶)而解之”。茶可解毒,“新冠”疫情期间,就有专家以茶作试,成果如何不论,但疫情之后的蓝色星球,保健、康养必然世人关心,茶解瘟解疫的保健功用,与这次抗击疫情建功的中草药一样,又会有一番新说。

  就在几天前,我站在城陵矶新港区,那曾经的湖南黑茶码头、1899年不得不“主动”向外商开放的岳州口岸,望着今时今日再一次火热起来的港口,我一时思绪万千。又一次到了历史的关口,湖南,可有猪粮安天下?可有百草卫民生?可有丝茶通西塞?时隔百年,历史的车轮、文明的逻辑又已演进至此,“新丝茶”的贸易顺逆差再次成为世界焦点。随后而来的,可能有世界的土产,可能有各大陆的商船,也可能有妄图叩门的新世代坚船炮舰。中华茶事,从来就不仅仅是一片茶叶的事,吃茶的水与火,茶路的东与西,茶商的货与币,大陆与大陆,大洋与大洋,是物质交换,是文明交流,是矛盾双方,也是命运共同体。

  “国际形势正发生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三层递进,本是定论,只是若没有深学细悟,往往会惊为预言。

  一代青年,更是直面这个命题,如何理解这个“大变局”,决定着我们对当今世界发展与中国改革的认识判断,也会直接影响我们对日常生活的全面理解——细微到一片茶的轨迹,具体到一个人的路径。学习或工作,走什么样的路,去什么样的地方,希望有什么样的世界,投身什么样的事业。此为夏历庚子春天,东西制度瑕瑜互见,古老文明在大灾面前激发出了强大斗志,更焕发着勃勃生机,刚打赢了疫情防控阻击战,没有一丝犹豫,又大步流星向前,去兑现“全民奔小康”的诺言。

  泡一杯茶、读几页书,竟思绪翻腾,真是活在大时代。惟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众志成城,无论病毒、烟毒、炮舰都有森严壁垒御之,茶桑、百工、商埠开业顺利欣欣向荣。

  翻完《茶叶江山》,手边还有一本它的姊妹篇,也是远方朋友寄过来的,叫《茶叶战争》,接着读。

  


来源:盐城市财政局办公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