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政文化

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

发布日期:2021-06-21 17:04 [ ] 浏览次数: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起刀磨剪嘞”“缠簸箕舌头哩——缠簸箕”,尽管经过了40多年,儿时一些走江湖的手艺人悠长而有节奏的叫卖声,仍不时在耳边萦绕,勾起了我对那些老手艺人的记忆。

  灵宝虽然不大,却也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物产丰饶,粮食蔬菜自给自足。因地处黄河流域,支流众多,且地势南高北低,很少发生大规模的旱涝灾害,因此,灵宝人都很恋家,极少像陕北、晋北人背井离乡出远门做生意。

  在灵宝走街串巷的多为豫南、豫东或皖北、晋南手艺人。儿时不识字,所以对他们叫卖的内容不太明白,只知道他们特有的方言一吆喝,肯定有人要出来。而走街串巷的人外出揽活也有一定的时令规律,比如在麦收、秋收之前,农民要用到簸箕、笸箩之类的农具,他们就会利用两地错峰的时差提前到来。出门的行头往往是一个挑担,一头是干活的家伙什,一头是生活用品和铺盖卷儿,走到哪儿干到哪儿,生活到哪儿,居无定所。

  与外地人婉转波折的叫卖声不同,本地的小生意人,叫卖声则显得短促而浑厚,很有豫西汉子的粗犷味儿,如卖甑糕的就仨字“热劲糕”,卖豆腐的为“豆哎——豆腐嘞”,因人而异,各有特色。

  有意思的是,90年代初,我在乡下任教时,村上有一个卖凉粉的中年人,长得又黑又壮,中气十足。“卖凉粉嘞!”稍顿后,再扯一嗓子:“舀浆嘞!”音色浑厚,声如洪钟,似乎在吆喝之前,总要先运一番气,猛然发力,声达数里,引得课堂上的学生一片哄笑。

  进城10余年来,至今仍不时会碰到一位城郊老人,推着自行车卖醪糟。但老人用的是手持喇叭,一次录音可反复用好多天,他的录音吆喝总是紧跟时事动态,由“生活要简便,要吃醪糟打鸡蛋”到“撸起袖子加油干,要吃醪糟打鸡蛋”,疫情期间又换成“中国疫情快退散,要吃醪糟打鸡蛋”。满城人对老人的声音都耳熟能详,于是他的叫卖声便渐渐成了小城一张流动的名片。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销售方式实现了多元化,原来交通不便靠人挑肩担的大山深处也实现了线上线下的销售方式。我参与脱贫工作期间,结对帮扶户张大哥的儿子远在青岛打工,工作之余,数千里外灵宝寺河山的优质富士苹果照卖不误,我也通过网络每年帮他家销售数千斤苹果,而现在流行的在线直播带货,更是让买卖双方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都能实现面对面的交流,不再受时空的限制,品味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的同时,又不由让我们为这美好时代而感叹和自豪。

  (亢建宁,供职河南省宝灵县财政局。)


来源:市财政局办公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